庭深几许

本来尘不染心,此刻当别离

我一直觉得

大老师的词

写得有一万分直白

这一万分直白里又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种通透

那是一种在吃人的沼泽里摸爬滚打后

被现实的人性痛击后

却依然愿意选择并坚持以笑来面对这或温暖或不堪的一切

用词直白

写意深刻

我看见


    我在湖边看人钓鱼。

     鱼不来。

     我看见天上的云雾气般弥散,从中间一条线开始飘成鱼骨的样子,最后脊骨与观赏台上的檐角连成一线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莺莺燕燕翻飞翔跃,一次次轻点过湖面,湖面上却连影子都不见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有风远道而来,穿过高楼桥墩,把湖水卷成毫无规律的涟漪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涟漪从湖上一点四散而去,又被从另一处散出的水纹所截断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蝌蚪游离在浮浮沉沉的芦苇之间,触之即离,离后复触,来回往复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在绕着城市的河上,在被水坝拦住的另一边,水光四散,荒草漫漫夹杂其间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孩童在钓客的车边嬉笑,在大人们的身边穿梭打闹,携着玩伴四处奔跑。

     我看见桥上的老人谈论着国人如何欺骗国人,也看见有国人在老人们视线之外的桥洞下拾荒为生。

     
     最后,那人挑杆,不知是什么材质的钩子在夕阳下一闪,我看见有人失望地叹气。

      湖面依旧泛着涟漪。